資源中心分類:公共衛生 生醫主題館
文章標籤:
Photo by Katya Wolf: https://www.pexels.com/photo/a-person-writing-on-a-diary-8715936/
Photo by Katya Wolf: https://www.pexels.com/photo/a-person-writing-on-a-diary-8715936/

來源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syg.2023.1219945/full

數位時代裡,大多數人已逐漸忘了寫字的感覺,但這未必是件好事。2024年1月26日發表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心理學前沿)期刊的一篇論文顯示,鍵盤打字可能比手寫更快,但對大腦的刺激較小。

這項由挪威科技大學進行的研究,研究人員記錄了36名大學生的大腦活動,為了避免兩個大腦半球之間的交叉效應,這些學生都是慣用右手,研究確定手寫比鍵盤打字具有更高的大腦連接性,手寫可以改善學習和記憶,也許值得某些人參考。

他們讓這些學生選擇用數位筆在觸控螢幕上寫單字,或使用鍵盤輸入相同的單字。當「森林」或「刺猬」之類的單字出現在眼前的螢幕時,這些學生有25秒的時間去反覆地用手去寫,或是使用鍵盤輸入,每5秒記錄一次。

這個時候,戴在這些學生頭上的感測器帽會記錄他們的腦電波。這頂帽子上面佈滿了256個連結到頭皮的電極,可以同步記錄大腦的電訊號,包括腦細胞活躍的位置,以及大腦各部位如何互相溝通等。

挪威科技大學心理系發育神經科學實驗室教授Audrey van der Meer在這篇「Handwriting but not Typewriting Leads to Widespread Brain Connectivity: A High-Density EEG Study with Implications for the Classroom」(手寫而非打字導致廣泛的大腦連接:一項對課堂有影響的高密度腦電波研究)的標題下,強調有必要讓小學生及年紀更大的學生有更多手寫的學習機會。

掛名這篇論文通訊作者的她表示,手寫時,大腦連接模式比在鍵盤上打字時要複雜得多,比如頂葉和中腦區域的網路和節點之間,廣泛的θ/α 連接一致性模式。研究發現手寫需要大腦視覺、感覺和運動皮質之間的溝通,必須先將單字的字母形象化,手寫時再利用他們精細運動技巧來控制自己的動作。

她進一步解釋,當我們用手寫這些單字的字母時,「A」看起來和「B」完全不一樣,而且需要完全不同的動作模式。

反觀鍵盤輸入這些字母時,不管這些字母是什麼,基本上按鍵看起來都一樣,所需要的大腦視覺及運動皮質活動較少。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學會鍵盤輸入和閱讀的孩子,可能很難區分彼此鏡像的字母,比如「b」和「d」,因為大腦只有一小部分處於活躍狀態,不需要在大腦不同區域之間進行交流。他們沒有用自己身體去感受寫出這字母是什麼樣的感覺。

在美國,目前大多數州所採用的共同核心學術標準,要求孩子在幼稚園和一年級時要學習手寫,四年級到六年級則加入鍵盤輸入的課程。美國南加州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Morgan Polikoff表示,有些孩子可能有運動天賦,但手寫對他們卻是個挑戰。至於對某些有閱讀障礙的孩來來說,手寫將可能改善他們的學習狀況。

此外,長久以來大家都習慣用手寫簽名,但在數位科技進展迅速的今天,他也不禁感慨手寫可能是門可愛的垂死藝術。

Audrey van der Meer也表示,儘管她經常因倡議學生在學校應多多手寫,而被指為想回到石器時代,但她堅持手寫和鍵盤輸入一樣,都應該在課堂上佔有一席之地。

她感性地說,我們生活在一個數位時代,而這個數位時代也勢將繼續存在,手寫雖充滿了溫度,但如果真要寫一篇很長的論文或文章,鍵盤輸入顯然還是較好的選擇。

若您對本文有任何批評與建議,歡迎點擊填寫意見表

歡迎點擊訂閱電子報,獲得最新文章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