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Medical : 英國生物資料庫的數據顯示吸煙與大腦萎縮之間呈現與劑量相關的關連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了吸煙與大腦萎縮之間的直接關連。該研究發表於《生物精神醫學:全球開放科學》期刊,強調戒煙可以停止大腦組織進一步的損失,但無法使大腦恢復到原來大小。這一發現顯示吸煙加速了大腦衰老、加劇了由於年齡增長而導致的自然體積損失。這項研究關注了人們常忽視的吸煙對大腦的影響。以往,研究主要集中在吸煙對肺和心臟的不良影響上。然而,正如其主要研究作者所指出的,吸煙對大腦的負面影響越來越明顯。這一點尤其重要,因為它有助於解釋吸煙者面臨年齡相關認知衰退和阿茲海默病症風險增高的原因。這項研究的關鍵在於分析來自英國生物資料庫的數據,該資料庫包含了50萬人的大規模遺傳、健康和行為資訊。研究團隊檢查了32,094人的大腦體積、吸煙史和吸煙遺傳風險數據。他們發現,吸煙史和大腦體積之間存在關連,且此關係受到吸煙劑量的影響。具體來說,一個人吸煙越多,他們的大腦體積越小。此外,該研究亦顯示,遺傳在吸煙行為和大腦大小方面都起著作用,大約一半的吸煙風險可以歸因於遺傳。在考慮遺傳、吸煙史和大腦體積時,研究人員利用中介分析(mediation analysis)確定了一系列事件:遺傳傾向導致吸煙,進而導致大腦體積減少。研究團隊強調了這一問題的嚴重性,指出大腦體積減少與加速衰老相符,這對於日益老化的人口來說更加重要,因為衰老和吸煙都是失智症的風險因素。研究還表明,吸煙引起的大腦萎縮即使在多年前戒煙的人中也已不可逆轉。研究人員補充說明,吸煙是一個可改變的風險因素。有一舉動可實行以防止大腦老化並增加患失智症的風險,那就是戒煙。

Fierce Pharma : 美國血液學會年會上,在新診斷的多發性骨髓瘤領域,J&J 和 Sanofi 展開競爭,其中一種藥物展示出前所未有的療效

在抗CD38多發性骨髓瘤藥物的持續競爭中,Johnson & Johnson 的 Darzalex 和 Sanofi 的 Sarclisa 在第65屆美國血液學會年會上展開了數據方面的抗衡:針對它們在治療新診斷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方面的療效,特別是那些適合進行幹細胞移植的患者。這些藥物的三期臨床試驗顯示了顯著的差異,使其中一個成為可能改變臨床實踐的治療方式。J&J 的 Darzalex 與 VRd 方案(Takeda 的 Velcade, Bristol Myers Squibb 的 Revlimid,以及 dexamethasone)合併使用,在 Perseus 試驗中相較於單獨使用的 VRd 方案顯示了降低58%的惡化或死亡風險。來自荷蘭Erasmus 醫學中心的 Pieter Sonneveld 博士稱這種無惡化生存期(PFS)的顯著差異「前所未有」。在中位追蹤47.5個月後,Darzalex 組的患者中有84.3%的生存率且疾病未惡化,對照組則是67.7%。第二期 Griffin 試驗在之前已將 Darzalex-VRd 與單獨使用 VRd 相比,顯示出54%的 PFS 優勢,影響許多骨髓瘤醫生採用此方案。Perseus 試驗的結果進一步鞏固了 Darzalex-VRd 組合的優越性,為其在臨床實踐中的採用提供了有力的依據。相較之下,Sanofi 的 Sarclisa 展示了其三期臨床試驗結果,該組合為 Sarclisa、Amgen 的 Kyprolis、Revlimid 和 dexamethasone(KRd)。這種組合比單獨使用 KRd 更能有效地達到微量殘存疾病(minimal residual disease,MRD)陰性,其中77%的患者在整合治療後達到 MRD 陰性,相比之下 KRd 組為67%。然而,Darzalex 組合的長期影響,特別是在維持階段,仍然是一個問題。該方案要求在誘導和整合治療後至少使用 Darzalex 和 Revlimid 兩年,只有在特定條件下,如骨髓中深度骨髓瘤細胞清除(也就是MRD陰性)至少一年,才允許停用 Darzalex。兩種藥物在達到 MRD 陰性方面的有效性令人振奮,但研究人員強調 MRD 尚未被監管機構認可為最終評估點。國際獨立多發性骨髓瘤 MRD 終點批准團隊(I2TEAMM)正在收集臨床試驗數據,以證實 MRD 可作為替代性指標(surrogate endpoint),旨在使其成為藥物批准的評估指標,這表明多發性骨髓瘤治療評估方法未來可能發生變化。

Medical Express:研究團隊發現有助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作用的新型生物標記物

近期發表在《癌症免疫治療期刊》上的一項新研究揭示了人類癌症中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ICIs)的新型生物標誌物,為這些疾病的治療帶來新希望。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一類治療方法,經由針對諸如計畫性細胞死亡蛋白-1(PD-1)、計畫性細胞死亡配體1(PD-L1)和細胞毒性T淋巴細胞相關抗原4(CTLA-4)等蛋白質,顯著促進了許多致命癌症的治療。儘管這些治療方法有效,但目前只有約20%的患者從這類治療中受益。這突顯了確定最有可能對這些治療產生積極反應的患者的重要性。該研究集中焦點於 SETD2 基因,是唯一已知的組蛋白甲基化酵素(histone methyltransferase),負責組蛋白H3在離胺酸36位點的三甲基化(H3K36me3),並經由H3K36me3在基因調控中發揮關鍵作用。SETD2 基因的突變約出現在5%的人類癌症中,導致了包括腎細胞癌、胰腺癌和乳腺癌等多種癌症類型的腫瘤進展和轉移。儘管如此,迄今為止還沒有針對SETD2缺乏腫瘤的治療方法。該研究由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的研究團隊負責,他們分析了1,662名接受ICI治療的患者數據。研究人員確定了127個與免疫治療積極反應相關的基因,其中包括 SETD2,位列前三位。帶有SETD2非活性突變的患者表現出更佳的免疫治療反應。進一步的實驗表明,攜帶非活性SETD2的小鼠同種移植腫瘤對 ICIs 敏感。研究還揭示了SETD2非活性會重塑腫瘤微環境,使其更易發炎,從而對免疫治療更有反應。這項發現SETD2作為生物標誌物的研究為個人化癌症治療開闢新途徑,特別是對於胰腺癌、黑色素瘤和腎癌等癌症患者。它深入理解了非活性SETD2如何調節腫瘤生物學,並凸顯了未來檢查點抑制劑治療中潛在的干預目標。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