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rce Pharma : 美國血液學會:Seagen的Adcetris和Bristol的Opdivo強化了對抗體藥物複合體(ADC)與PD-1組合的希望

Seagen 的 Adcetris(針對CD30的抗體藥物複合體,ADC)和 Bristol Myers Squibb 的 Opdivo( PD-1 抑制劑),已成為治療經典霍奇金淋巴瘤(classical Hodgkin lymphoma,cHL)被看好的組合。這種潛力顯示在最近的數據中,特別是來自第二階段 SGN35-027 試驗的數據,發表在第65屆美國血液學會年會上。在這項針對初期 cHL 的中段研究中,所有接受 Adcetris、Opdivo 和 AD 化療方案(doxorubicin and dacarbazine)的患者在治療後一年內均未出現疾病惡化。該試驗涉及 150 名患者,為此組合的療效提供了大量數據。值得注意的是,cHL相對而言容易治療,對這種新方法反應良好。在 18 個月的評估,只有 3% 的試驗參與者出現疾病惡化。Seagen 之前報告,在這些患者中有 98% 的反應率,其中 93% 在治療後不再有腫瘤跡象。至於晚期 cHL,SGN35-027 試驗的 B 部分顯示,這種組合的整體反應率為 95%,其中 89% 完全反應。兩年後,88.3% 的患者未出現疾病惡化。這些結果來自 24.2 個月的中位追蹤時間,超越了 Seagen 先前報告的結果。在副作用方面,Adcetris-Opdivo-AD 療法的安全性可接受,大約三分之一的患者經歷了 3 級或以上與治療相關的不良反影,主要是肝酵素升高和嗜中性白血球缺乏症。Seagen 將這些數據視為未來研究的基礎,旨在實現減少化療的有效方案。在早期 cHL 中,為年輕患者消除放射治療的潛力對醫生來說是其勝出關鍵。值得一提的是,Opdivo 之前在 SWOG S1826 第三階段試驗中勝過 Adcetris,該試驗顯著減少了晚期 cHL 的癌症進展或死亡風險 52%。雖然 Opdivo-Adcetris 組合充滿希望,但 Seagen 尚未開始進行隨機試驗進一步測試它。Seagen 的策略在 Pfizer 即將收購該公司的推動下,可能會導致更多第三階段試驗,加速這種新組合的開發。此一抗體藥物複合體加上 PD-1 免疫療法策略最近從 Seagen 和 Astellas 的 Padcev 與 Merck 的 Keytruda 組合在先前未治療的晚期膀胱癌中取得成功,與化療相比,這種組合可將死亡風險降低了 53%。

News Medical : 創新的網路社群連接了全球的Progeria症患者

Progeria 症是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其特徵是兒童出現加速老化現象,嚴重影響他們的健康和壽命。為了支持與這種狀況抗爭的患者,一個開創性的線上平台 Progeria Connect 已經啟動。這項計劃是英國專門藥局 Sciensus 和Progeria研究基金會(PRF)之間的合作。它作為一個私人的、專門的社區,為患者、家庭成員和 PRF 顧問提供全球聯絡和支持。Progeria Connect 的建立在促進受 Progeria 症影響的人之間的溝通方面有著極大意義,不受地理和語言障礙的限制。該平台允許在多種語言的聊天和視頻通話中進行即時翻譯,增強了互動和信息交流。這對 Progeria 症尤其重要,因為它於全球只影響幾百人,經常因語言和地理位置的不同而與外界隔絕。來自英國的8名個體參與這個數位社區,凸顯了該計劃的影響和範圍。Progeria Connect 不僅提供情緒和信息支持,還更新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和臨床試驗,有助於 Progeria 症和相關的老化疾病(如心臟病)治療選項的發展。PRF 大使 Sammy Basso, 是 Progeria 團體的一位重要人物,強調了這個平台的重要性。Sammy 於1995年出生後,不久即被診斷患有 Progeria 症,當時預計他的壽命不超過13年。然而,他逆轉了這種預期,他現在28歲,積極從事 Progeria 症和其他罕見疾病的科學研究。他的故事是在理解和管理普羅杰里亞症方面取得進展的典範。Sammy 參與 Progeria Connect 加強了這個平台提供分享醫學信息、個人經歷和實用建議以應對 Progeria 症生活的價值。Progeria Connect 作為一個照顧罕見疾病的線上社區的範例,不僅促進了聯繫,還為受影響者提供了一更具了解和支持 Progeria 症的旅程。

Medical Express : 研究顯示,患者停用新一代減肥藥物後體重大幅回升

最近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的一項研究強調了新一代減肥藥物的一個關鍵問題,如 Eli Lilly 包含 tirzepatide 的 Zepbound。這些藥物展現出顯著的減重效果,但關於長期依賴和治療後體重回升的問題仍然存在。在該研究中,670名成年人(大多數為女性,平均年齡48歲,初始平均體重為107.3公斤)接受了36週的每週 tirzepatide 注射治療,平均減重達到了20.9%。之後,這個群體被分為兩組:一半繼續使用 Zepbound,另一半則接受安慰劑。在88週時,服用安慰劑的人恢復了將近他們失去體重的一半,平均體重只比基線起點低9.9%。相較之下,繼續服用 Zepbound 的參與者進一步減重,最終體重比起開始時低了25.3%。所有參與者被建議每天減少500卡路里的攝取熱量,並每週進行至少150分鐘的運動。報告的常見副作用包括胃腸道問題,如噁心、腹瀉、便秘和嘔吐。這項由紐約Weill Cornell醫學院領導的研究,呈現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停用減肥藥物(包括強效的抗肥胖藥物如 semaglutide)會導致體重大幅恢復。Semaglutide 是 Novo Nordisk 的 Ozempic 和 Wegovy 的活性成分,與 Zepbound 一樣,是所謂的 GLP-1 促進劑。這些藥物的作用機理是模仿分泌胰島素的激素,減緩胃排空,並抑制食慾。Zepbound 還包含另一種類似於腸道激素 GIP 的分子。然而,這些藥物的長期使用引起了關注。雖然 GLP-1 促進劑能降低與肥胖相關的心血管疾病風險,但亦增加了胃腸問題的風險。雖然嚴重問題如胃麻痺的風險不高,但長期使用可能改變益處與風險的比例。另外,成本也是另一個挑戰。Zepbound 的每月費用為1,059.87美元,而減肥藥物通常不被保險公司覆蓋。為老年人提供保險的美國國家機構 Medicare 亦被禁止支付這類費用。製藥產業強調肥胖症是一種通常需要長期管理的慢性疾病。而這項研究同時強調了持續治療以防止體重恢復和維持減重的必要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