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美國 FDA 首次批准兩種鐮狀細胞病基因療法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於日前批准了兩種針對鐮狀細胞病的基因療法:Vertex Pharmaceuticals 和 CRISPR Therapeutics 推出了 Casgevy,這是美國首次應用諾貝爾獎得獎的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Bluebird bio 的 Lyfgenia 也獲得了批准。這兩種治療法,適用於12歲以上的個體,為治療這種在美國約10萬居民中普遍存在的痛苦遺傳性血液疾病提供了重大進展。Casgevy 利用 CRISPR 技術編輯基因,有潛力減輕疾病的症狀。Lyfgenia 的工作方式不同,它通過無活性病毒導入修改過的基因。這些治療被視為一次性程序,費用相當高昂:Casgevy 為220萬美元,Lyfgenia 為310萬美元,預計將在2024年初推出。臨床試驗顯示,這兩種治療顯著減少了患者的疼痛發作,為鐮狀細胞病的管理帶來了重大進步。FDA 的批准,是根據科學和臨床嚴格的評估數據,強調了他們促進對於嚴重健康狀況治療的承諾。然而,FDA 亦標示 Lyfgenia 潛在的血癌風險,這是在 Casgevy 中未觀察到的問題。這兩家公司計劃進行一項為期15年的後續研究,以監測長期安全性,包括癌症風險。這些治療涉及廣泛的程序,包括高劑量的化療,並可能影響生育能力,促使對生育保護方法的保險方案進行討論。這次 FDA 的核准顯示鐮狀細胞病治療的歷史性時刻,為該病症帶來了新的希望,並強調了持續監測和基因治療應用研究的重要性。

Medscape : CAR T細胞療法:是否能治療系統性自體免疫疾病?

針對CD19的嵌合抗原受體(CAR)T細胞療法,因徹底轉變B細胞惡性腫瘤治療而聞名,現在更在治療至少三種自體抗體依賴性自體免疫疾病(autoantibody-dependent autoimmune diseases)方面展現了顯著潛力;此相關研究發表在美國血液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Hematology,ASH)年會上。單次自體、針對CD19的CAR T細胞療法在15名嚴重的系統性紅斑狼瘡、特發性發炎性肌病變,或系統性硬化症患者中顯示了持續性、無需藥物的緩解。在中位數15個月的追蹤期後,此療法讓所有患者得到完全緩解。這些病例中的某些例子之前已在《風濕病學年鑑》、《自然醫學》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等出版物中介紹,突顯了B細胞可能的「重新啟動」,顯示了對於那些預期壽命有限且無其他治療選擇的患者來說是一種可能的治療方法。所有15名患者之前都接受了廣泛的治療和多重器官受影響。他們的疾病持續時間中位數為3年,範圍從1年到多達20年,並且平均而言經歷了五種治療結果都失敗。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中位年齡為36歲,顯著低於典型接受CAR T細胞治療的癌症患者年齡。這15名患者接受了標準的淋巴細胞排空(lymphodepletion)治療,並接受了單次CD19 CAR T細胞的注射,CAR T細胞接著迅速擴張,在第9天左右達到高峰。B細胞在一周內消失,在60至180天內重新出現在周邊血液中,並且沒有疾病發生。在患者中觀察到情況顯著改善,包括症狀緩解和臨床標記的正常化。此外,所有參與者停止了免疫抑制藥物。與腫瘤患者相比,CAR T細胞治療的耐受性較好,只有低度炎症性CAR T相關副作用,並且很少有產生B細胞衍生的相關免疫缺陷。然而,在12個月的追蹤期間,14名患者出現了感染性併發症,包括尿路和呼吸道感染。值得注意的是,治療後幾周內,一名患者因嚴重肺炎住院治療;兩名患者經歷了帶狀疱疹的復發,分別發生在治療後6個月與12個月之後。在ASH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研究團隊針對CAR T細胞治療患者選擇的關鍵問題進行了討論,特別是考慮到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最近宣布將調查探討CAR T細胞是否會導致繼發性血液癌症。儘管T細胞惡性腫瘤的風險增加了複雜性,但CAR T細胞在自體免疫疾病患者中的行為與癌症患者不同。研究專家表示,對於沒有其他治療選擇且處於生命末期的患者來說,益處可能大於風險。然而,對於那些自體免疫疾病較輕的人來說,這種風險與益處評估較難確定。研究強調了進行個人化患者評估和就潛在風險進行知情討論的必要性。

Inside Precision Medicine : 抹片檢查警示卵巢癌的可能性

一項名為EVA(Early oVArian cancer,早期卵巢癌)的新型檢驗,針對測量例行子宮頸抹片中整體基因組不穩定性,能比臨床診斷更早檢測出侵略性卵巢癌,此可能性高達九年之前,特別是在高度惡性漿液性卵巢癌(high-grade serous ovarian cancer,HGSOC)方面。這一突破性發現,發表在《科學轉譯醫學》雜誌上,是來自從例行子宮頸癌篩檢中收集的子宮頸抹片檢查(Pap smear) DNA進行全基因組測序。這項檢驗的重要性在於其能夠根據DNA中體細胞拷貝數變異(somatic copy number alterations,SCNAs)的數量,劃分成後來發展出HGSOC的婦女,與未患癌症的婦女。患有HGSOC的婦女其DNA中的SCNAs數量顯著較高。EVA檢驗低成本高效益,且易於與現有的子宮頸癌篩查計劃結合,可能顯著提高卵巢癌的早期檢測率和存活率。卵巢癌,特別是HGSOC,眾所皆知其高死亡率,超過70%的患者在診斷後五年內死亡。這主要是由於缺乏早期的具體症狀。雖然第1期HGSOC婦女的五年存活率為90%,在疾病晚期則大幅下降。研究團隊進行了一項追溯性研究,分析了從113名後來被診斷為HGSOC的無症狀婦女和77名健康婦女收集的子宮頸抹片(Pap smear) 。這些樣本是在HGSOC診斷前1個月至13.5年之間收集的。通過淺層全基因組測序,重點評估了Pap測試樣本中DNA的拷貝數分析異常性(copy number profile abnormality,CPA)。結果顯示,後來發展成HGSOC的婦女的Pap測試樣本中的DNA的CPA評分顯著高於健康婦女。EVA檢測結合這些CPA評分,表現出75%的敏感性、96%的特異性與81%的總體準確性。這一發現支持了腫瘤細胞從輸卵管伸展向子宮頸管持續脫落的理論,為初期HGSOC診斷鋪平了新的道路。此研究更與最近的泛癌症研究相一致,表明在許多癌症類型中,基因變化可能在疾病被檢測出之前就已存在,並能對疾病的發展有所貢獻。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