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TechDaily : 2型糖尿病能徹底逆轉嗎?聽專家怎麼說

日前在德國漢堡舉行的歐洲糖尿病研究協會(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Diabetes,EASD)年會上,專家們就糖尿病在現實環境中是否能實現持續緩解進行了辯論。英國 Newcastle 大學的Roy Taylor教授支持透過飲食干預實現持續緩解的可能性,並引用了2011年的Counterpoint研究。該研究通過極低熱量飲食證明了2型糖尿病可以逆轉。這項研究將糖尿病與肝臟和胰腺的過多脂肪相聯結,表明減少這些內臟脂肪對於實現緩解至關重要。隨後的研究,包括2016年的Counterbalance和DiRECT試驗,也支持了這一觀點。Counterbalance研究涉及30名參與者,他們每天進行800卡路里的飲食,結果表明,保持體重減輕可以使糖尿病至少逆轉六個月。DiRECT試驗在家庭醫師主導的環境中進行,涉及298名參與者,這是一項隨機對照試驗。一年後,幾乎一半的干預組實現了緩解,兩年後,36%仍處於緩解狀態。三年的延長研究顯示,持續體重管理的參與者仍然維持緩解狀態。Taylor教授的研究強調,過多的肝脂肪會妨礙胰島素的功能,並且體重恢復會導致肝脂肪增加和胰島細胞功能下降。這些發現影響了如英國的2型糖尿病緩解之路(Type 2 Diabetes Path to Remission)等國家級計劃,該計劃的體重減輕結果與DiRECT試驗相似。但另一方面,來自英國 Leicester 大學的Kamlesh Khunti教授則反對這一說法。他批評了包括低熱量飲食在內的生活方式干預措施,認為它們在長期上不切實際,並且在維持行為改變方面成功有限。他指出,DiRECT試驗中只有少部分參與者(7%)在五年後維持持續緩解。Khunti教授還質疑此類干預的成本效益及其對糖尿病併發症的有限影響。他更強調了當前緩解定義的問題:美國糖尿病協會、EASD和英國糖尿病協會最新的定義將緩解定義為在停止降糖治療後三個月HbA1c低於6.5%。然而,大多數干預措施的結果未能滿足這一定義。例如,GLP1受體促進劑(用於治療2型糖尿病和肥胖的藥物)在逆轉2型糖尿病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果。儘管如此,根據目前的定義,這些成果不會被歸類為緩解,因為參與者無法停止服用降糖藥物。他建議修訂術語,可能會使緩解在現實環境中更可實現。總結而言,雖然像DiRECT這樣的研究表明透過飲食干預可以實現糖尿病緩解,但其在現實世界中的適用性和長期可持續性仍有爭議。這場辯論反映了更廣泛的討論,涉及生活方式改變的實用性以及對糖尿病管理理解的更新需求。

Medscape : 皮膚淋巴癌管理面臨的挑戰:誤診和生物標誌物缺乏

皮膚淋巴癌(Cutaneous Lymphoma,CL),常被誤診為非惡性皮膚疾病如牛皮癬或濕疹,帶來顯著的管理挑戰,這一點由美國紐約市 Mount Sinai 醫院 Icahn 醫學院的Patrick M. Brunner博士所強調。大約20%-30%的CL患者會進展到晚期階段,其五年生存率較低。預後工具和定制治療的需求增加了疾病管理的複雜性。在生物標記研究與治療選項方面,最新的研究表明,高通量(high-throughput)DNA測序技術,特別是測量T細胞受體β基因中的腫瘤株頻率(tumor clone frequency,TCF),可以預測早期階段皮膚淋巴癌的進展,特別是在蕈狀肉芽腫(mycosis fungoides)病人案例上。有兩種顯著的藥物出現用於治療復發或難治性CL:Brentuximab vedotin(Adcetris),針對表達CD30的腫瘤細胞,在ALCANZA研究中展示了中位無惡化生存(PFS)為16.7個月,顯著長於標準治療的3.5個月。組織學測試對於確定這種治療的有效性至關重要;Mogamulizumab(Poteligeo),一種針對大多數T細胞淋巴瘤中發現的CC趨化因子受體4型(CC chemokine receptor type 4,CCR4)的單株抗體,在MAVORIC試驗中顯示了潛力。這種治療將中位PFS延長至7.7個月,相較於使用 vorinostat(Zolinza)治療的患者的3.1個月,特別適用於已擴散至血液的皮膚淋巴癌。儘管有這些進步,晚期階段CL的治療常常需要放射和化療。Brunner強調,由於疾病的異質性,個人化治療非常重要,目前的選項主要以緩解為主。其他醫學專家也支持Brunner觀點並指出,治療延遲往往源於誤診。特別是當類似像異位性皮膚炎的皮膚狀況出現在不尋常的位置時,仔細評估尤為重要,以防止潛在惡性疾病的擴散。

Technology Networks : 豆類提升大腸癌生存者的腸道健康

美國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一項研究顯示,將海軍豆(Navy Beans,又稱為白豆)加入大腸癌(CRC)生存者的飲食中可以對腸道健康產生積極影響。這項發表在《eBIOMedicine》期刊上的BE GONE試驗證明,每天食用一杯海軍豆可導致腸道微生物群的有益變化,包括有益菌群如普拉梭菌、真桿菌屬和雙歧桿菌的增加,以及致病菌的減少。該研究作者 Carrie Daniel-MacDougall博士指出,僅通過飲食達到這樣的微生物組群多樣性是非常罕見的。這項持續八周的研究觀察到腸道健康的顯著改善,顯示海軍豆作為一種益生元食物的潛力。這項研究還關注了與大腸癌存活者相關的問題,因為肥胖、不良飲食或胃腸問題等因素導致的腸道微生物群失衡可能會增加炎症並影響存活。豆類,尤其是海軍豆,富含有助於腸道健康的纖維和營養素,有助於腸道有益菌的生長,從而調節炎症並支持免疫健康。然而,Daniel-MacDougall建議在採用這種飲食前諮詢醫生,因為沒有適當的指導可能會有不良影響。BE GONE試驗涉及48名有腸道病變史的肥胖成人,包括大腸癌和高風險的癌前息肉。在八周內,參與者在他們的飲食中加入了每天一杯海軍豆,並未報告任何嚴重副作用。該研究強調了飲食改變在管理大腸癌風險和治療結果方面的重要性。它還凸顯了對患者進行教育,維持健康習慣的必要性,因為一旦停止食用豆類,積極效果很快就會減弱。未來的研究將探索更廣泛的益生元食物及其對接受免疫治療患者的影響。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