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points News: AbbVie以100億美元收購ImmunoGen,在ADCs輝煌一年中成交

著名的製藥公司 AbbVie 即將以101億美元收購 ImmunoGen,這象徵著產業對抗體藥物複合體(ADCs)的注重。這項最近宣布的交易,突顯了ADCs在未來腫瘤治療中的重要角色。AbbVie 收購42年歷史的波士頓生物科技公司ImmunoGen,代表了該公司向腫瘤領域的策略性擴張。ImmunoGen 的關鍵資產為獲批准治療特定卵巢癌的ADC Elahere,是此交易的核心。AbbVie對ImmunoGen 腫瘤產品線進行了大筆投資。這筆交易不僅是另一樁常規收購;它是今年第三大的生物製藥合併與收購(M&A)交易,僅次於 Pfizer 計劃以430億美元收購ADC先驅 Seagen 和Merck 以108億美元收購 Prometheus Biosciences。這筆交易的規模凸顯了製藥產業對ADCs的興趣和重視。Elahere在2019年差點失敗,但在一年前獲得了加速批准,展示了ADCs在癌症治療中的潛力。分析師預測Elahere的銷售額將達到約20億美元,反映了其在ADC市場中的重要性。AbbVie的首席執行長強調了這筆交易與公司專注於下一代腫瘤治療,特別是ADCs的方向一致。除了Elahere,AbbVie 還將獲得 ImmunoGen 產品線中的其他ADCs,包括用於治療罕見血癌的pivekimab sunirine,與用於治療卵巢癌的IMGN151。這次收購對AbbVie而言,是在其腫瘤產品組合中增加多樣性和強化ADCs的關鍵一步,ADCs正在迅速成為癌症治療策略的核心。這筆交易預計將在明年中期完成,標誌著AbbVie戰略努力的重要里程碑,並體現了製藥行業在尋求更有效癌症治療方法上對抗體藥物複合體(ADCs)日益增加的重視。

BioSpace : 禮來(Lilly)為蛋白質相互作用阻斷劑投入高達6.6億美元的資金

製藥公司Eli Lilly與日本東京的PRISM BioLab達成了一重要的授權和合作協議。這項交易著重於開發小分子蛋白質與蛋白質相互作用(PPIs)抑制劑,是藥物發現領域的關鍵舉動。根據這項協議,Lilly將向PRISM BioLab支付預付款,並承諾在從臨床前到臨床和商業開發的各階段中提供高達6.6億美元的里程碑付款。而 PRISM BioLab 將從這次合作產生的任何藥品銷售中獲得權利使用費。這次合作的核心是PRISM的專有PepMetics技術。這個平台能夠合成仿肽類的小分子藥物候選物,鑑於蛋白質與蛋白質相互作用的複雜性,這是一項重大進展。PepMetics化合物被設計成仿如α-螺旋和β-轉折等蛋白質的關鍵次級結構,從而能夠針對和調節PPIs,這些PPIs由於其性質和複雜性,通常難以藥物干預。PRISM的技術之所以脫穎而出,是因為其獨特的專有支架,為這些化合物提供穩定性。通常,短的α-螺旋和β-轉折在自然環境中非常不穩定。通過這項協議,Lilly將有機會使用PepMetics平台開發以PPI目標的一小分子抑制劑,並有選擇權擴展到兩個額外的目標。Lilly將負責這些候選藥物的臨床開發以及最終產品的商業化。PRISM的首席執行長對該技術能革命性地改變藥物發現的能力表示樂觀,並將具挑戰性的PPIs轉變為小分子藥物的目標。與Lilly的合作是PRISM BioLab又一備受關注的的合作案例,此前它已與Boehringer Ingelheim、Merck、Roche和Genentech合作。對於Lilly來說,與PRISM BioLab的這筆交易增加了其一系列旨在擴展產品組合的策略舉動和收購,包括收購癌症生物科技公司Point Biopharma,投資Versanis以擴充其減肥治療產品組合,以及收購Emergence Therapeutics和Sigilon Therapeutics。這次合作標示著Lilly在藥物開發領域,特別是在複雜蛋白質相互作用領域的持續創新承諾。

OncLive : 針對TROP-2的新ADCs在進階非小細胞肺癌治療中顯示前景

在非小細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NSCLC)的治療中,新型抗體藥物複合體(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s)的發展顯示著治療方法的重大轉變。Johns Hopkins 大學醫學院的 Benjamin Philip Levy醫學博士強調了持續研究的重要性,以更深入理解ADCs在NSCLC中的臨床活性、安全性和適當的序列治療。目前,Fam-trastuzumab deruxtecan-nxki(Enhertu; T-DXd)是唯一獲得FDA批准用於治療具HER2活化突變的不可切除或轉移性NSCLC成人患者的ADC,並且為系統治療之後的療法。然而,其他如針對TROP-2的ADCs,包括sacituzumab govitecan-hziy(Trodelvy)和datopotamab deruxtecan(Dato-DXd; DS-1062a)在疾病的晚期階段也展示了極正向的結果。這些ADCs在第二線治療中已證明有效,初步數據顯示它們在第一線治療中的潛在臨床活性。第二階段的EVOKE-2試驗初步結果顯示,將sacituzumab govitecan與pembrolizumab(Keytruda)結合使用,在第一線情況中為晚期NSCLC患者帶來了高反應率。該方案的整體反應率(overall response rate,ORR)為56%,疾病控制率為82%。該研究的初步數據表明,這些反應是持久的。Levy 醫生表示各種ADCs在NSCLC治療中即將到來。他強調了在這些ADCs獲批後迅速適應和利用它們的必要性,特別是對於具有特定遺傳變異的患者,同時亦強調了針對NSCLC特定遺傳變異的ADCs的重要性,包括那些具有EGFR和HER2突變性疾病,以及MET過表達的患者。關於針對TROP-2的ADCs,sacituzumab govitecan和Dato-DXd在第二線治療中表現出潛力,新數據顯示它們在第一線治療中的潛在效用。這些ADCs可能不會取代鉑類化療,但有望對治療策略產生重大影響。在臨床活性和安全性方面,這些ADCs可能略有不同。例如,sacituzumab govitecan可能會引起更多的血液疾病,而Dato-DXd可能會引起口腔潰瘍。隨著這些ADCs在臨床設置中變得更加普遍,理解和管理這些毒性將至關重要。Levy 預計Dato-DXd將在未來6至12個月內獲得批准。他強調了了解這些新藥物、它們的功效、管理毒性和潛在的治療順序的重要性,以確保有效和安全的患者治療旅程。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