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中心分類:公共衛生
文章標籤:
來源 https://www.hiv.gov/events/awareness-days/world-aids-day

12月1日是第35屆世界愛滋病日,拜登政府再次將重點放在2030年結束愛滋病毒/愛滋病流行,發布美國全球應對措施的新五年戰略。

這些戰略包括實現跨年齡、性別和人口族群的關鍵治療目標;支持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減少新感染愛滋病毒患者的目標;縮小某些族群的公平差距,包括少女、年輕婦女和兒童。

中國今年宣傳活動主題為“共抗愛滋共享健康”。據其衛健委發布的《2021年全國法定傳染病報告發病死亡統計表》顯示,2021年全中國愛滋病的發病數為60,154例,因愛滋病死亡的人數為19,623人,是報告死亡數排名第一的法定傳染病。

在美國,獲得愛滋病治療的機會存在很大差異,美國黑人和西班牙裔美國人受愛滋病毒影響尤為嚴重。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數據,截至2019 年底,全美超過110萬人感染了HIV。

因此,拜登在2023年預算中,要求撥款8.5億美元,用於HIV預防和護理計劃,並提議建立近100億美元的國家PrEP計劃,旨在保證為未投保和投保不足的人提供暴露前預防和服務。

隨著科技的發展,眾多疾病都因有效的疫苗問世而被克服,唯獨被發現並命名已有40多年的愛滋病,至今仍無有效的預防疫苗問世。

HIV是RNA病毒,與同是RNA病毒的新冠病毒一樣,具有很高的基因突變率,比新冠病毒更棘手的是,HIV還是反轉錄病毒,這種病毒遺傳訊息的傳遞方式,是先把RNA反轉錄形成DNA,再整合進宿主細胞的DNA,隨著細胞基因組一起複製。

第二個難題在於HIV保護性抗原少得可憐,還容易脫落,而且保護性抗原高度醣基化。高度醣基化就像是一面“醣盾”,HIV的保護性抗原躲在“醣盾”後面,阻止疫苗去識別HIV的保護性抗原。

第三個難題是HIV可以建立起潛伏感染,並且可以透過細胞間進行傳播。

第四個難題是HIV可直接侵犯免疫系統和中樞神經系統。此外,HIV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侵犯,因為血腦屏障阻擋疫苗產生的免疫效應,因此很難在中樞神經系統中清除潛伏感染的病毒。

最後一個難點就是缺乏能如實產生人類獲得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愛滋病)的動物模型。由於HIV不能感染除黑猩猩外的其他動物,沒有合適的動物模型,無法模擬整個疾病發生過程,很難或者成本極高。

愛滋病的傳播途徑非常明確,為血液傳播、母嬰傳播和性接觸傳播。除常規的預防措施外,愛滋病毒的PEP也尤為重要,通常越早越好,一般在高危險行為後2小時內,使用阻斷藥物預防效果最好,在24小時內通常也有效。

藥物可以阻止愛滋病毒侵入人體和擴散,最晚不要超過72小時,至於HIV高危險行為頻繁的人群則更適合採用PrEP。如果已經感染,錯誤使用PrEP方案用藥,可能會導致病毒出現耐藥性。

HIV進化史

愛滋病最初發現可追溯至1981年美國西海岸,1982年,這一疾病被正式命名為“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音譯為“愛滋病”。1983年,法國兩名科學家成功從感染者體內,分離出一類新型反轉錄病毒,宣告證明:愛滋病的病原體是“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簡稱HIV。兩人於2008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暨醫學獎殊榮。

20世紀90年代中期,美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博士基於病毒感染的數學模型,創造性提出將幾類不同靶點機制的藥物聯用的“雞尾酒療法”,稱作“高效聯合抗反轉錄病毒療法”。基於治療策略,HIV感染者體內的病毒載量大幅降低並長期維持在無法檢測到的程度,有效延緩疾病進展、大大降低死亡率。何大一1996年被美國《時代》周刊選為當年的“年度風雲人物”。

HIV“天選之人”帶給人們希望

世界上有少部分人因具有一類CCR5(即HIV病毒共受體)基因突變,對HIV感染具有天然免疫力。2006年,柏林一名愛滋病人因罹患白血病,不得不接受骨髓移植治療,主治醫師謹慎選擇移植CCR5突變者的造血幹細胞,不僅治好白血病,病人體內的HIV病毒也徹底消失,此後十幾年裡都未檢測到HIV病毒。此後又出現“倫敦病人”、“紐約病人”,針對這類抗體的研究和利用,將是實現愛滋病「Lillian功能性治癒」的重要潛在手段。

臨床上發現,愛滋感染群體會有極小比例的一群“天選之人”:他們不需服藥便能將病毒控制在極低濃度,免疫系統功能始終正常而不發病。這類情況被稱為“功能性治癒”,原因之一是患者體內可成功誘導出“廣譜中和抗體”,能高效阻斷各類HIV病毒株的感染。

致力愛滋病治療  中裕研發新藥不遺餘力

WHO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底,全球估計約有3840萬愛滋病感染者,當年則有150萬人感染愛滋病毒,65萬人死於愛滋病毒相關原因。由發明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美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博士創辦的中裕新藥,致力開發愛滋病治療與預防新藥,旗下愛滋病新藥 Trogarzo 靜脈推注劑型 (IV Push) 10月初獲FDA sBLA核准,讓愛滋病患多一個治療新選擇。

Trogarzo 靜脈推注劑型 (IV Push)被核准用於治療愛滋病多重抗藥性病患的單株抗體蛋白質藥物。2021年9月完成三期臨床試驗,該試驗為每兩週一次靜脈推注方式施打,以評估安全性與藥物動力學 (PK)。結果顯示,Trogarzo 靜脈推注給藥的安全性和PK參數,與靜脈點滴劑型臨床三期試驗結果相似,代表兩種給藥方式的安全性與藥物動力學一致。

Trogarzo屬於進入及融合抑制劑(Entry and Fusion inhibitors,EIs/FIs)。 現階段類似藥物為羅式藥廠的Fuzeon,以及ViiV藥廠的Selzentry兩種。不同的是,Trogarzo是第一個進入臨床三期的單株抗體HIV/AIDS藥物,作用機制也完全不同於Fuzeon及Selzentry。

Trogarzo靜脈點滴劑型(IV)2018年4月底在美國地區銷售。2020年9月歐洲地區的德國開始銷售。Trogarzo靜脈推注可縮短給藥時間,由常見的滴注15分鐘縮短為小於1分鐘,大大提升醫師與病人使用的方便性。

HIV/AIDS市場,目前以治療方法粗略劃分為四線,當患者對初期療法已無反應,並開始產生抗藥性,就進入第二線療法,使用新的HIV藥物組合。當患者對第二線療法產生抗藥性時,就應用第三線療法,若治療失敗,將進行最後的補救療法(即為第四線療法)。中裕新藥的TMB-355(Trogarzo)藥物即以第四線的補救療法為目標。

繼續閱讀

CNN--《On World AIDS Day, Biden administration releases new global strategy to end HIV/AIDS by 2030》

科技日報--《愛滋病被發現40多年,為何疫苗始終“難產”》

 

若您對本文有任何批評與建議,歡迎點擊填寫意見表

歡迎點擊訂閱電子報,獲得最新文章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