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中心分類:公共衛生
By NIH/Chiachi Chang - https://www.nih.gov/news-events/news-releases/nih-intramural-researcher-dr-harvey-alter-wins-2020-nobel-prize-physiology-or-medicine,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94818699 By Bengt Nyman from Vaxholm, Sweden - James P. Allison EM1B5525,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4898264 由 Bengt Nyman - 自己的作品,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5490780 By unknown - Original publication: unknownImmediate source: http://www.computescotland.com/robert-edwards-wins-nobel-for-medicine-3700.php, Fair use, https://en.wikipedia.org/w/index.php?curid=46883901

202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即將在今(3)日下午公布,該獎將頒給“在生理學或醫學領域做出最重要發現的人”。 該獎項自1901年開始到2021年,共產生112個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224人獲得獎勵,最年輕獲獎者是弗雷德里克·班廷(Frederick G.Banting),1923年獲獎時年僅32歲;最年長的是佩頓·羅斯(Peyton Rous),1966年獲獎時已87歲。其中,12位是女性。在今年獲獎名單揭曉前夕,陸媒梳理近年獲獎研究轉化為臨床應用案例,回顧四個“獎項背後的故事”。

一、哈維·阿爾特(Harvey J. Alter):丙型肝炎病毒捕手:202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哈維· 阿爾特(Harvey J. Alter)、邁克爾·霍頓(Michael Houghton)和查爾斯·賴斯(Charles M. Rice)。哈維·阿爾特是丙型肝炎病毒的發現者,從小對醫院頗感親切,覺得自己要成為一名醫生。大學選擇有醫學院的羅切斯特大學,卻沒能在第一學期進入醫學院,而是以“校報主編”經歷,讓意外被醫學院錄取——醫學院院長倫·芬寧格(Len Fenninger)是他的讀者,拿到70個錄取名額中的一個。

1961年,他“逃脫”兵役,進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走上學術研究道路;1962年,和巴魯克·布隆伯格(Baruch Samuel Blumberg)建立合作,發現澳大利亞抗原,後錯失分享諾貝爾獎的機會。1969年,澳大利亞抗原被證實與乙型肝炎病毒有關,他重回NIH,繼續研究輸血相關性肝炎(TAH)。1975年,他的團隊發現非甲非乙型肝炎(NANBH),但一直難覓病原體的踪影,沮喪的他寫詩祈禱肝神保佑:“肝神高無上,賜予我力量;畢其功於一役,罪魁速落網。”1988年,肝神被“感動”,他和凱龍疫苗公司(Chiron)合作,成功開發出丙肝抗體檢測方法,並在1990年開始應用於獻血者篩查。

 二、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lison):發現癌症免疫新療法: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之一,因在“發現負性免疫調節治療癌症的療法方面的貢獻”,和本庶佑(Tasuku Honjo)共享當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世界衛生組織下屬國際癌症研究中心(IARC)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新發癌症病例共1929萬例,全球因癌症而死亡的病例共有996萬例。癌症已成為人類健康最大的威脅之一。

據諾貝爾獎官網介紹,艾利森主要貢獻在於1994-1995年,研究一種已知的蛋白質CTLA-4蛋白,對免疫系統起剎車作用。艾利森意識到,可以釋放“剎車”的潛力,從而釋放免疫細胞,攻擊腫瘤,將此概念發展成為治療患者的新方法。

艾利森的父親是美國德州一個以石油開採為主業小鎮的外科醫生,他偶爾會跟隨父親上門出診。過程中,逐漸意識到,相比成為醫生,他對允許試錯的科學研究更感興趣。11歲時,艾利森的母親因淋巴瘤去世。四年後,兩位叔叔相繼被肺癌和黑色素瘤奪去生命。2005年,大哥死於前列腺癌。就在大哥葬禮結束後,僅一周時間,他自己也被診斷出前列腺癌,後又被發現有黑色素瘤,好在都確診得早,他幾次躲過癌症的“突襲”。

家族被癌症籠罩的歷史,為他提供尋找癌症新療法的動力。為把自己的發現轉化成有效的抗癌療法,他開始在美國各地介紹自己的發現,經過5年努力,他和梅達瑞克斯公司(Medarex)達成合作,開始研發針對CTLA-4的抗體。

2009年,美國製藥巨頭百時美施貴寶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BMS)因梅達瑞克斯正研究階段的伊匹單抗(ipilimumab)而收購該公司股份。隔年, ipilimumab進入第一個Ⅲ期臨床試驗。剛開始很不順利,病人的腫瘤體積似乎比用藥前更大了。就在公司打算放棄時,一位病人對負責臨床試驗的醫生說:“別太在意X 光片上的圖像,我的身體感覺很棒。”因為這句話,醫生決定再等等。兩個月後,病人再去拍片時,腫瘤體積竟顯著縮小,ipilimumab起作用。2011年,FDA批准施貴寶的CTLA-4單抗ipilimumab(商標名Yervoy)上市,用於晚期黑色素瘤治療。這是世界上第一個獲批上市的免疫檢查點抑製劑,開創癌症免疫治療新時代。

 三、屠呦呦:一心撲於青蒿素: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被分成兩部分,一半由威廉·坎貝爾(William C.Campbell)和佐藤村(SatoshiŌmura)獲得,以表彰在治療蛔蟲引起的感染新發現;另一半由屠呦呦獲得,以表彰她在“在治療瘧疾方面的新發明”。

屠呦呦16歲時得過肺結核,病癒後,對醫學產生興趣。1951年,考取北京大學藥學系,成為中國首批女大學生一員,在分專業時,她選擇冷門的生藥學專業。1969年,屠呦呦加入“523工作組”,即“全國性瘧疾防治藥物研究工作協作小組”,開始她的抗瘧疾研究之路。在三年多的時間裡,屠呦呦帶領同伴們進行抗瘧疾篩選,經過對200多種中藥、380多種提取樣品的藥物篩選後,鎖定青蒿。但幾輪測試後,效果並不如意,青蒿對瘧原蟲的抑制率最高約40%。

屠呦呦開始鑽研古籍,讀到《肘後備急方》之卷三·治寒熱諸瘧方第十六的記載時,忽然想到,青蒿抗瘧療效不顯著的根本原因,或許是它會在高溫下發生酶解,意味需要改採低溫提取青蒿素抗瘧成分方法。1971年10月4日,第191號青蒿素乙醚中性提取物的抗瘧試驗中,團隊使用乙醚提取出對瘧原蟲抑制率達到100%的“醚中乾”。乙醚等有機溶劑對身體有害,屠呦呦課題組中,許多人的身體都受到損害,屠呦呦也因此得了中毒性肝炎。在此後的狗瘧用藥實驗中,一隻狗出現毒性反應,“醚中乾”的安全性被質疑。屠呦呦以身試藥,證實“醚中乾”安全性。

1972年,屠呦呦課題組首次從青蒿中提取出抗瘧有效單體,命名為青蒿素。次年,第一批青蒿素片劑製作完成,但效果大打折扣,原來青蒿素片劑在製備過程中,崩解時間太長,導致其中的青蒿素還未被人體吸收,就已經隨殘餘藥片排出。於是,研究組轉而選擇膠囊形式,在多次臨床試驗,收效良好。此後,越來越多的抗瘧疾藥物被研發出來。

世界衛生組織2021年發布《世界瘧疾報告》顯示,當年全球約有2.41億個瘧疾病例,62.7萬人死於瘧疾。目前,以青蒿素類藥物為基礎的聯合療法,被WHO推薦用於瘧疾治療,挽救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

 四、羅伯特·愛德華茲(Robert Edwards):“輔助生殖技術之父”:201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獎者,因對“體外受精的發展”的貢獻而獲獎。

愛德華茲出生英國曼徹斯特郊外的工人階級家庭,早年貧窮生活使他成為終生的平等主義者,對農業和自然歷史,尤其是動物的繁殖模式產生好奇心。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他被迫中斷學習,成為軍隊文員,後來,意外被愛丁堡大學(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錄取。為攢夠學費,他同時打三份工,也在愛丁堡遇見終身伴侶和科學研究合作者——露絲·福勒(Ruth Fowler),並於1954年結婚,育有5名女兒。

愛德華茲有著廣泛的科學興趣,卻始終保有實現人類體外受精(IVF)雄心。與帕特里克·斯特普托(Patrick Steptoe)合作中,找到一種從卵巢中取出卵子方法,成功實現人類卵細胞的體外受精,這讓他經歷飽受爭議的日子。1970年末,愛德華茲向英國醫學研究委員會(UK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MRC)申請資金。媒體、科學界和醫學界對他的研究進行攻擊,導致MRC直接拒絕撥款申請。接下來的7年裡,愛德華茲往返劍橋大學和大曼徹斯特(Greater Manchester)的奧爾德姆(Oldham)綜合醫院間,直到1978年7月25日,世界上第一個體外受精的孩子出生。

本文出處:中國科技網--《那些與疾病抗爭的故事,202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揭曉倒數計時》

http://www.stdaily.com/index/kejixinwen/202210/5b0d393484ac4cf8a29179c60ac9532b.shtml

若您對本文有任何批評與建議,歡迎點擊填寫意見表

歡迎點擊訂閱電子報,獲得最新文章訊息。